成都图书馆·成都数字图书馆

常见问题
在线留言
客服QQ
微信:cdclibwx
咨询台     028-86130651读者续借  028-86122628数字资源  028-86129091
返回顶部
成都市公共图书馆联盟
成都市图书馆学会学术研究学会工作
成都市公共图书馆区县图书馆简介业界动态

新都图书馆馆藏《槐轩全书》举要

2021-01-06 10:33:221765浏览量


庄严

(成都市新都区图书馆,成都 610500)

摘要:刘沅是清代中期四川著名教育家、思想家,讲学槐轩四十余年,著述甚丰。在他身后其后人及门人将其主要著作辑为《槐轩全书》,以弘扬其学术。《槐轩全书》今诸种版本多已散佚,存世稀少。新都图书馆所藏《槐轩全书》虽是拼凑之配本,但完整无缺,实属罕见之全本,仍不失其学术资料和版本价值。本文旨在揭示馆藏,供有兴趣之读者和从事专门的研究人员参考。 

关键词:新都图书馆;刘沅;槐轩全书;古籍普查


       清代学者刘沅的《槐轩全书》,是一部以儒学元典精神为根本,会通儒家哲学、道家哲学和佛家哲学,融道入儒,会通禅佛,而归于本儒,用以阐释儒、释、道三家学说精微,揭示为人真谛的学术巨著,是中华传统文化尤其是巴蜀文化中尚待开发的宝库,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槐轩全书》咸丰后至民国间有数种刊本行世,但存世稀少,“诸种版本多已散佚,散佚各处的刘沅著作已被学界视为‘无价孤本’,即令专门的研究者亦未见全豹。”新都图书馆藏《槐轩全书》(以下简称藏本),是近年来,在普查馆藏古籍时所发现,虽是由多种版本拼凑的配本,但完整无缺,实属罕见之全本。下面对全书风貌加以揭示,并略述其版本源流及各版本之间的顺承关系。 

      1 刘沅生平简述 

       刘沅(1768-1855),字止唐,一字讷如,号青阳居士,四川双流县人。他创立“槐轩学派”,学者称其“槐轩先生”,在四川学术界有深远影响。乾隆五十年(1785),刘沅以双流县第一名考中庠生,乾隆五十七年(1792)由拔贡中式举人,乾隆五十八年(1793)、六十年(1795)、嘉庆元年(1796),三次会试皆落第,遂绝意仕进,专注学术研究;同时在双流开门兴塾课徒(一说乾隆五十四年始,即在双流设帐授徒)。嘉庆十八年(1813),刘沅从双流迁至成都纯化街,“因宅院中有百年老槐,浓荫掩映,清爽洁净,刘沅遂名其宅院曰‘槐轩’。”此后他一直在此兴学授徒,坚持有教无类的方针,“平日裁成后进,循循善诱,著弟子籍者,前后以千数,成进士登贤书者百余人,明经贡士三百余人,熏沫善良得为孝子悌弟贤名播乡闾者,指不胜屈。”道光六年(1826),以举人身份被清廷选授湖北天门知县,他以侍奉年迈母亲为由婉拒;改授国子监典簿虚衔,“奉母讲学至髦,著四书恒解等书数十种,阐明圣道。”光绪三十一年(1905),刘沅逝世五十年后,由四川在籍绅士翰林院编修伍肇龄、胡峻、庶吉士颜楷等呈请;时任川督锡良“奏进恒解等书,请将事实宣付史馆,儒林列传”,同年十月二十四日,清廷准奏。  刘沅一生讲学四十余年,“门生弟子有如桃李满门墙,世称‘槐轩学派’”,他还被誉为“塾师之雄”;其学术影响远播他省,闽人尊称其为“川西夫子”。因崇尚内丹道,又以道养性授儒,组成“刘门道”,实践儒与道的内丹功夫。从刘沅一生的经历看,他是一位成功的教育家,也是一位圆融儒释道三教的伟大思想家。 

       2 藏本馆藏概况 

       笔者在普查馆藏古籍时,发现约200余册散乱堆放在书架上的刘沅著作。经仔细清理,整理出一部完整的《槐轩全书》,品相完好,刊刻精良,除略沾灰尘外,几与新书一般。该部书由多种版本配成,系民国时期新都县立图书馆旧藏,封皮、书脊、卷内均钤有“新都县图书馆收藏图记”长方形篆体阳文藏书印。书根上印有书名,书册号。其中《四书恒解》第1册卷前刻有“槐轩全书”总书名并总目录,总目录所题与实际清理结果一致,全书包括(子目顺序依目录所题):《四书恒解》十四卷十册,《诗经恒解》六卷六册,《书经恒解》六卷六册,《易经恒解》六卷六册,《礼记恒解》四十九卷十册,《春秋恒解》八卷八册,《周官恒解》六卷六册,《仪礼恒解》十六卷六册,《史存》三十卷二十四册,《大学古本质言》一卷一册,《孝经直解》一卷一册,《槐轩杂著》四卷四册,《正讹》八卷四册,《拾余四种》四卷,《槐轩约言》一卷一册,《埙箎集》十卷四册,《子问》二卷二册,《又问》一卷一册,《俗言》一卷一册,《明良志略》一卷一册,《寻常语》一卷一册,《下学梯航》一卷一册,《蒙训》一卷一册,凡二十三种一百七十八卷,共一百零七册。依著录习惯,一般将《子问》和《又问》著录为一种,实为二十二种。       

        3 藏本版式及版本特征 

      《四书恒解》十四卷(大学一卷中庸二卷论语四卷孟子七卷),半页十行二十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四周双边,单黑鱼尾。版心除刻书名、页码外,每页版心下方均刻有“光绪十年豫诚堂镌”字样。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晚年定本/四书恒解/豫诚堂藏板”,背面空白。该书第1册卷前补刻增添有“槐轩全书”总书名,次光绪三十一年(1905)锡良《奏章》,次“儒林刘止唐先生八十八岁肖像”,次“槐轩全书目录”,次《国史馆本传》。版心下方无刻年。 《诗经恒解》六卷,十一行二十四字,小字双行同,白囗,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除刻有书名、卷次、页码外,版心每页下方均刻“致福楼”字样。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晚年定本/诗经恒解”,背面题“庚申夏五月/致福楼重刊”。卷首有《奏章》,次《国史馆本传》,次《诗经恒解序》,题署“嘉庆十年岁在乙丑仲春广都刘沅识”。次《诗经恒解凡例》,题署“止唐刘沅志”。 《书经恒解》六卷附书序辨正一卷,版式行款、版心所刻同上。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晚年定本/书经恒解/守经堂印”,背面题“壬戌夏六月/致福楼重刊”。卷首有锡良《奏章》,次《尚书恒解序》,题暑“双流后学刘沅谨识”。次《国史馆本传》,次《书序辨正》,次《书经恒解凡例附辨正》,题暑“双流刘沅识”。 《周易恒解》五卷首一卷,版式行款、版心所刻同上。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晚年定本/易经恒解/守经堂印”,背面题“壬戌夏六月/致福楼重刊”。卷前有锡良《奏章》,次《国史馆本传》,次卷首一卷,版心刻有“卷首”字样,其内容包括:《周易恒解序》,题署“嘉庆庚辰年九月初一日双流刘沅敘”。次《义例》,题署“双流刘沅识”。次《周易恒解图说》,题署“双流刘沅撰”。次《八卦取象歌》。是书封皮题签、书名页题书名为《易经恒解》,正文各卷卷端、版心皆题《周易恒解》,书名径依正文卷端所题。 《礼记恒解》四十九卷,版式行款、版心所刻同上。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晚年定本/礼记恒解”,背面题“甲子夏六月/致福楼重刊”。卷首有锡良《奏章》,次《国史馆本传》,次《礼记恒解序》,题署“道光八年初夏日双流刘沅识”。次《礼记恒解凡例》,题署“双流刘沅识”。 《春秋恒解》八卷附录余传,版式行款、版心所刻同上。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晚年定本/春秋恒解/扶经堂印”,背面题“乙丑夏六月/致福楼重刊”。卷首有锡良《奏章》,次《国史馆本传》,次《春秋恒解序》,题署“道光十有八年孟夏双流刘沅书,咸丰二年重校定,时年八十有五”。次《春秋恒解凡例附辨正》,题署“双流刘沅识”。 《周官恒解》六卷,版式行款、版心所刻同上。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晚年定本/周官恒解/扶经堂印”,背面题“丁卯秋九月/致福楼重刊”。卷首有锡良《奏章》,次《国史馆本传》,次《周官恒解序》,题署“道光十九年阳月谷旦双流刘沅识”。次《周官恒解凡例》,题署“双流刘沅识”。  《仪礼恒解》十六卷首一卷,版式行款、版心所刻同上。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晚年定本/仪礼恒解/扶经堂印”,背面题“丙寅夏六月/致福楼重刊”。卷前有锡良《奏章》,次《国史馆本传》,次《仪礼恒解序》,题署“道光壬寅小阳月双江刘沅谨识”。次《仪礼恒解卷首》,其内容为“凡例”,题署“双江刘沅识”。  《史存》三十卷,十行二十字,白口,四周单边,单黑鱼尾。版心除刻书名、卷次、页码外,每页版心下方皆刻有“致福楼”字样。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史存”,背面题“丙辰冬十月/致福楼重刊”。卷首有《自序》,题署“道光丁未季春月双流刘沅书于槐轩,时年八十”。次《凡例》。 《大学古本质言》一卷,十一行二十一字,上下黑口,四周单边,单黑鱼尾。版心刻书名、页码。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大学质言”,背面题“辛卯五月平遥李氏刊”。卷首有锡良《奏章》,次《国史馆本传》,次《大学古本质言序》,题署“咸丰二年岁次壬子仲春止唐刘沅书,时年八十有五”。正文卷端、版心皆题书名为《大学古本质言》。  《孝经直解》一卷附辨论,十行二十一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刻书名、页码。书名页题“道光戊申新镌/双江刘沅注/孝经直解/豫诚堂藏板”。卷首有《孝经直解敘》,题署“道光丁未年重阳日双流刘沅敘,时年八十”。次《孝经正文便读》,题署“咸丰辛酉虚受齐书”。 《槐轩杂著》四卷,半页十一行二十四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除刻书名、卷次、页码外,每页版心下方皆刻“致福楼”字样。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槐轩杂著”,背面题“致福楼刊板/戊辰仲秋成”。卷首有《自敘》,题署“咸丰二年仲夏望日止唐书,时年八十有五”。次“槐轩杂著目录”。 《正讹》八卷,九行二十二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刻书名、卷次、页码。书名页题“咸丰四年清和月镌/正讹/豫诚堂藏版”。无卷首。 《拾余四种》四卷(恒言一卷家言一卷剩言一卷杂问一卷),九行二十二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刻书名、页码。书名页题“辛丑三月/拾余四种/守经堂藏板”。卷首有《拾余四种自敘》,题署“道光乙巳春正月止唐书时年七十”。次《恒言自叙》,题署“道光八年长至双江刘沅自序”。 《槐轩约言》一卷,十行二十字,小字双行十九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刻书名、页码。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槐轩约言”,背面题“戊辰夏刊成/板存扶经堂”。卷首有《槐轩约言序》,题署“止唐书,时年八十有五”。次“槐轩约言目录”,次《图解》。 《埙篪集》十卷,十行二十一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刻书名、卷次、页码。书名页题“壬子嘉平镌//壎篪集/豫诚堂藏板”。卷首有写刻《序》,题署“咸丰二年岁次壬子仲冬至日止唐书,时年八十有五”,又署“右集东坡帖刻成虚受齐记”。次“目录。 《子问》二卷《又问》一卷,半页十一行二十一字,上下黑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刻书名、卷次、页码。书名页题“书名/癸亥春平遥李氏刊”。卷首有《子问弁言》,题署“咸丰二年岁在壬子初夏止唐刘沅书,时年八十有五”。 《俗言》一卷,半页十一行二十字,上下黑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刻书名、页码。书名页题“俗言/壬戌八月平遥李氏重刊”。卷首有《俗言序》,题署“咸丰四年岁在甲寅正月止唐书,时年八十有七”。次为“俗言目录三十六则”《明良志略》一卷,半页十一行二十四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除刻书名、页码外,每页版心下方皆刻“致福楼”字样。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明良志略”,背面题“己巳七月/致福楼重刊”。卷首有《明良志略序》,题署“道光二十九年岁次己酉伏日双流刘沅志,时年八十有二”。 《寻常语》一卷,半页十一行二十一字,上下黑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刻书名、页码。书名页题“寻常语/辛卯三月平遥李氏刊”。卷首有《弁言》,题署“咸丰甲寅年桂月初一日下学等白”。次“寻常语目次”。卷末有“平遥李氏重刊”图记。《下学梯航》一卷,半页十行二十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刻书名、页码。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下学梯航”,背面题“丙寅刊板/存扶经堂”。卷首有《下学梯航序》,题署“道光三十年岁在庚戌重九日双流止唐刘沅书,时年八十有三”。  《蒙训》一卷,半页四行十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版心仅刻页码。书名页为整页,正面题“蒙训”,背面题“壬戌夏重刊/版存扶经堂”。卷首有《序》,题署“道光甲辰春月止唐书,时年七十有七”。 

      4 藏本版本介绍

       从上文可知《藏本》由豫诚堂本、守经堂本、扶经堂本、致福楼本、平遥李氏本五种版本配成。因掌握的资料有限,现将各本略作介绍如下。

      4.1豫诚堂本

      刘沅命其中堂为“豫诚堂”(一说是刘沅所定刘氏堂号),所著《豫诚堂家训》亦以此名。刘沅著述在其生前多已自刻刊行,但也有其它版本,“子注四子六经多年,好事者刊印流布颇多”。由此可知除刘沅自刻本外,还有其它版本,但都以单刻本行世。现今可考刊印最早者是刘沅注释的“《观音大士自订观音经》一卷,清嘉庆三年刻本”。但以“豫诚堂”之名刻书始于何年不知,也末见文献记载。以笔者所见,最早以“豫诚堂”之名所刻的书即是《藏本》中收录的刻于道光二十八年(1848)的《孝经直解》。次为新都图书馆藏道光二十九年(1849)刻单行本《明良志略》一卷,书名页为单页,题“己酉桂月梓/明良志略/豫诚堂藏板”。卷首有《明良志略序》,题署“道光二十九年岁次己酉伏日,双流刘沅志,时年八十有二”。另外,新都图书馆还藏有道光二十五年(1845)刻的单行本《史存》三十卷,书名页为整页黄纸,正面题“史存”,背面题“道光乙巳开雕/槐轩刘氏藏版”。卷首有《自敘》,题署“道光丁未季春月双流刘沅书于槐轩,时年八十”。从以上三种书刊刻时间来看,可以确定的是在道光二十五年(1845)还未以“豫诚堂”之名刻书,但在道光二十八年(1848)、道光二十九年(1849)已经出现以“豫诚堂”之名刻的书,据此可大致判定以“豫诚堂”之名刻书始于道光末年。

       4.2守经堂本

        刘沅之子刘梖文(1841-1913),“于光绪年间在成都纯化街开设守经堂,主要刊刻印售刘沅著作《槐轩全书》二十二种一百零六册。”刘梖文,字子维,刘沅第六子,接替其兄长刘松文主持槐轩学派,是槐轩学派第二代负责人,也是刘门教第二代教主,刘沅教业的真正继承者。刘沅逝世后,为弘扬其学术,刘梖文将其主要著作辑为《槐轩全书》。一般认为,《槐轩全书》最早的版本即是刘梖文将其家藏各种旧版修补印刷而成。

       4.3扶经堂本和致福楼本  

       刘沅之孙刘咸焌(1870-1935),于民国五年(1916)开办扶经堂,仍主要刊刻印售刘沅著作。刘咸焌,字仲韬,刘沅第四子刘桂文之次子,是槐轩学派第三代主要负责人。他掌理刘门教,亦被尊称为“刘夫子”。1914年至1934年,刘咸焌以“致福楼”(刘咸焌读书楼)之名重刻“《槐轩全书》22种,107册”。

       4.4平遥李氏本        

       山西平遥李氏(刘沅门人,可能是日升昌票号财东李视箴),于晚清至民国时期多有刊印刘沅著作,但是否完整刊印了《槐轩全书》现尚不明。检索全国古籍普查登记基本数据库,检索到两条信息:一是辽宁省图书馆藏刘沅《寻常语》一卷,版本项著录为“清光绪十七年(1891)平遥李氏刻双流刘止唐先生全书本”;一是湖南省图书馆藏《子问》二卷《又问》一卷,版本项著录为“清同治二年(1863)平遥李氏刻槐轩全集本”。是否平遥李氏以《双流刘止唐先生全书》或《槐轩全集》为总书名刊印刘沅著作尚须作进一步考证。

       5 结语       

      《槐轩全书》主要由刘沅后人为弘扬家学而开办的书坊刻印,就其版本系统而言并不复杂,俱是一脉相承,主要有二十二种和二十一种两个版本系统,所收子目和卷数略有不同。其它各地刊印的刘沅著作多为其门人翻刻其中几种或十数种,是否完整翻刻了《槐轩全书》,现可考者仅有民国二十年至二十三年(1931-1934)西充鲜于氏特园刻本。期待通过这次全国古籍普查发现更多完整版本的《槐轩全书》,以利于《槐轩全书》的版本考查及学术研究之利用。




参考文献

[1]段渝.一代大儒刘沅及其《槐轩全书》[J].社会科学战线,2007(2).

[2]张莉红,张学君.成都通史:清时期[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1.

[3]国史馆本传 [G]//刘沅.槐轩全书.成都:巴蜀书社,2006.

[4]刘佶,刘咸荣等. [民国]双流县志[G] //四川省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四川历代方志集成.第二辑(第十七册).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5.

[5]舒大刚.巴蜀文献.第一辑[G].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14.

[6]刘沅.又问[G]// 刘沅.槐轩全书.成都:巴蜀书社,2006.

[7]中国古籍总目编篡委员会.中国古籍总目.子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

[8]王孝源.清代四川木刻书坊述略[G]//四川新闻出版局史志编篡委员会.四川省新闻出版史料(1).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2.

[9] 四川省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四川省志·出版志(下册)[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