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图书馆·成都数字图书馆

常见问题
在线留言
客服QQ
微信:cdclibwx
咨询台     028-86130651读者续借  028-86122628数字资源  028-86129091
返回顶部
成都市公共图书馆联盟
成都市图书馆学会学术研究学会工作
成都市公共图书馆区县图书馆简介业界动态

浅谈大数据在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的应用 ——以成都图书馆为例

2017-12-27 15:55:40432浏览量

浅谈大数据在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的应用

——以成都图书馆为例

     思

(成都图书馆)

 

摘  要:大数据时代,图书馆根据挖掘的数据对信息资源的存储、组织、检索及服务方面做出调整,适应大数据的时代要求,迎接挑战做好阅读推广活动。成都图书馆紧跟时代的脚步,采取更加智能化、人性化、多元化的方式为读者提供深层次的信息服务来满足读者用户需求。

关键词:大数据  图书馆  信息资源  阅读推广

 

根据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宣传标语: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努力建设社会主义强国,培养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增强文化发展软实力。2014年亚马逊中国发布年度图书排行榜,“最爱阅读的中国城市”成都排行第五,成为中西部最爱阅读的城市之一。图书馆与时俱进,在大数据的浪潮下为建设书香成都服务,为促进提升全社会文化智力水平服务。随着大量移动终端的出现,人们在网络社交圈里实时互动会产生大量数据。基于对数据的挖掘和分析以及数据在图书馆阅读推广的应用成为热门研究课题。笔者将以成都图书馆为例浅谈大数据在阅读推广中的应用。

1  大数据的定义以及和传统数据的区别

1.1  大数据的定义

大数据(Big Data)又称为巨量资料,指需要新处理模式才能具有更强的决策力、洞察力和流程优化能力的海量、高增长率和多样化的信息资产。“大数据”概念最早由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和肯尼斯·库克耶在编写《大数据时代》中提出,指不用随机分析法(抽样调查)的捷径,而是采用所有数据进行分析处理。

大数据有4V特点,即Volume(大量)、Velocity(高速)、Variety(多样)、Value(价值)。而现如今又提出了大数据的第五个特征“4V+1O”,即在线(Online)。[1]大数据的“大”并非指的是庞大的毫无意义和没有价值的数据。

Facebook工程总监帕瑞克(Parikh)所言:大数据的意义在于真正对你的项目有内在的洞见。如果只是空有一堆数据,不叫大数据:如表1[2]所示大数据与大量数据的区别。以成都图书馆为例,据统计,春节期间平均每日到馆读者2350人,累计27531人。2016年全年我馆官博共发微博1028条,转发1956次,点赞2753人次,评论4290次,阅读总量达到199.14万次。

表1

数据大

大数据

Very   large data

Big   data

数量上的简单堆砌

如果企业中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数据,如果部门之间不共享,那么这些数据积累再多也是孤立的

通过某种联系关联

如果可以跨部门收集数据,将这些数据关联起来(比如按“生产—销售”的业务流程),那么这些数据将非常有价值

规模很大,但可计量

规模更大,无法计量

1.2  大数据的五大特征

 

2  图书馆在大数据时代的特征

2.1  信息资源网络化

大数据与传统数据相比,内容更多更杂,更分散,也更全面。在大数据时代我们需要分析的是尽可能全面的数据,而不是数据的某一个抽样。数据飞速增长已经不再是以前的MB级处理单位,而是PBEBZB级处理单位。我们的读者群体,多为90后、00后的“屏一代”,他们长大后对于智能触屏、触控、社交与移动互联网的天然亲近,这会开启书籍、图书馆的新时代。据统计,截至20146月,中国的网民规模达6.32亿,手机网民数达到5.57亿,[3]成都图书馆2016年全年数字资源下载量达2860600次。电子下载量的数据相比传统数据可以分析出越来越多读者倾向于电子阅读。由此可见以移动终端为传播载体的传播方式更具有优势。从数字资源下载量和阅读总量不难看出,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使书籍走向电子化的脚步越来越快,更多读者向网络阅读、电子阅读、手机在线阅读转移。

2.2  信息资源多元性

以成都图书馆为例,读者现在用身份证注册后即可登录官网系统,网站罗列了丰富的数字资源。成都数字图书馆由成都图书馆独立建设,主要资源有:超星电子书(学术视频、百联搜索)、龙源期刊、Apabi电子书、CNKI期刊数据库、万方数据库、KUKE库克音乐图书馆、新东方、围棋自学平台、点点漫画、全国电子报纸、蔚秀学术视频、维普考试资源、职业全能培训库。注册的读者用户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在互联网上用关键词和主题词就可以从以上数据库搜索下载丰富又充实的专业化的信息资源。

2.3  信息资源推动阅读推广活动人性化发展

在图书馆微博和微信上可以在线和读者交流互动,通过文字、图片、声音、视频等新媒体形式将好书、新书、读者活动推荐给读者,与读者分享信息资源。用户浏览图书馆网站、搜索所需数据库的资源,通过这些浏览历史和检索的数据,我们能挖掘收集各类读者行为数据,能够了解图书馆用户的读书偏好,我们能够更好更人性化的进行线上线下的阅读推广活动。线下的传统的阅读推广活动有征文活动、超级读者评选活动、图书捐赠、图书漂流活动、精品图书展览活动等,这些活动一旦结束,读者很难养成持续新的良好阅读习惯。线上我们根据读者喜好开展了不同的微博专栏与读者互动,相比传统活动在可持续性上能够提高阅读推广的效果。比如成都图书馆微博开设了受读者喜爱和粉丝追捧的专题栏目:“新书到”是根据读者在网上荐读书目以及大众热点为读者推荐最新最热的好书;“阅读阅热”活动就是根据后台统计出的读者最喜欢的书目前10名阅读书籍排行榜,读者能对每天更新的微博点赞和评论参与互动。此外,全市公共图书馆于20157月全面启用第二代身份证读者注册(免押金),身份证=全市读者证,在本机注册后您就是成都市公共图书馆读者,可在成都图书馆(含24小时街区图书馆)、20家区县图书馆通借通还,有效期4年,到期免费续期。530日,成都14家公共图书馆将正式启动短信平台图书到期催还通知、图书过期催还通知、读者证到期通知,减少用户浏览和查询的时间,提高信息资源使用率。另外,还新增了外籍人士注册办证服务,把温馨送到每一位读者手中。通过这些人性化的服务,改变了以往单向的由图书馆向读者传播信息的模式,转变为图书馆和读者互动交流的双向模式。

3  “互联网+大数据”时代下阅读推广活动遇到的挑战

现代化的技术手段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给优秀的经典纸质图书传统阅读服务产生了一定冲击,面对挑战,图书馆也可以通过探索服务创新,借助大数据分析读者的心理需求引入新媒体来推广图书馆,打造大众喜爱的口碑,创建书香成都的品牌。如清华大学图书馆组织学生自编、自导、自演微电影《爱上图书馆》,在网上发布后点击量超过25万人次。[4]新媒体的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泛,这种新颖的模式值得借鉴。

企业通过营销手段创品牌,加大用户粘性。我们不能像传统企业一样坐等读者上门,在互联网+的时代,图书馆要明确时代发展的需要,通过在线的数字化、智能化、个性化、特色化服务手段吸引不同需求的读者用户:2015713日起,面向“成都市公共图书馆联盟”(成都图书馆+20家县级公共图书馆)的身份证注册读者免费使用,并且将在微信上提供在线续借服务。成都图书馆通过成都图书馆微博和官网发布最新的服务信息公告、讲座、读者活动、馆情馆讯。读者在网上就可以查询和分享到图书信息,参与在线阅读推广活动,还能够在线阅读、根据不同需求下载不同的数字资源。

分析全年的“阅读阅热”排行榜数据,线下读者用户喜欢的书多为侦探小说,也有技术类的专业书籍,还有经济管理类读物,较少发现经典读物。公共图书馆的读者群体由青少年、大学生、技术工人、教师、研究型学者等读者群体组成。互联网上也会有一些消极的、混淆视听的信息会对年轻人的品质和道德情操产生不好的影响,严重冲击青少年思想道德文化建设。阅读经典有助于提高全民的思想道德水平以及文化修养。图书馆,必须当仁不让,对信息化碎片化的数据进行筛选,借助大数据和现代化技术有针对性的做好经典阅读推广活动。例如,成都图书馆邀请名家名人定期开展国学讲座、唐诗宋词欣赏讲座、品读红楼梦讲座等,在官博上发布精选名句、诗句。这些讲座的视频也发布在官网上,并实现了数据资源共享,将视频分享给区县图书馆进行试播,让更多读者随时随地阅享经典。

4  借鉴大数据的成功案例思考未来图书馆的信息服务策略

2012年,《纽约时报》专栏提到:“‘大数据’时代已经降临,在商业、经济及其他领域中,决策将日益基于数据和分析而做出,而并非基于直觉和经验。”如欧盟将大数据视为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欧盟公共机构产生、收集或承担的地理信息、统计数据、气象数据、公共资金资助研究项目、数字图书馆等数据资源全面开放,预计每年将会给欧盟带来400亿欧元的经济增长。[5]

大数据时代,面对海量的信息资源,大众的需求变得更加人性化、智能化。所谓人性化,是让我们的阅读推广服务能与读者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产生文化上的共鸣。因此,我们利用新技术新媒体提供创新阅读推广活动。未来图书馆将提供端++大数据的服务模式,其中的端就是书籍本身。大数据的海量性使图书馆管理媒介由单个计算机转向云平台,建设云存储图书馆管理系统。图书馆利用网络工具能够帮助提升信息服务的能力,网络平台、博客、微博、微信等系统交流工具为读者服务活动提供了了解读者心里需求特点(如用户浏览信息的方式、用户的兴趣等等)的渠道。例如2017年伊始,成都图书馆馆刊《喜阅》、《参考》的微刊正式发布了,喜爱馆刊的读者和粉丝将可以在手机微信上点击阅读。图书馆馆员收集和整理当下有价值的信息,确保信息质量,拓展了媒介渠道,极大地增强了手机读者用户粘性。

基于Web的信息主动服务需要通过网站、直接交流以及问卷调查的形式建立用户行为档案(例如成都图书馆将于2017年填报第一批自然人信用信息),建立用户数据库。通过大数据手段了解用户经常浏览的网站,通过问卷调查了解用户文化程度、外语水平等,为其提供更有效率的信息服务。

5  结语

图书馆传统的纸质书籍阅读活动将和数字化的阅读推广齐头并进。图书馆的数字化平台服务将借助新的网络技术进行转型,未来会提供智慧型的服务模式:在云一侧的大数据平台上,读者的所有阅读行为将被记录和分析(在取得读者授权许可的前提基础上),由此获得读者的阅读偏好、阅读行为、链接阅读信息、交互信息、社交信息等,在此基础上开展对读者的进一步深度服务。书籍将成为链接图书馆和读者的智能桥梁。数字化图书馆系统将更好地为读者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