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图书馆·成都数字图书馆

常见问题
在线留言
客服QQ
微信:cdclibwx
咨询台     028-86130651读者续借  028-86122628数字资源  028-86129091
返回顶部

阅创•玉山画谈丨走近陈子庄—— 一个天才画家的生活与创造

2017-07-27 16:21:281047浏览量

有一些人生来便注定要过一种与众不同的传奇生活,甚至在他们过世之后,还不断地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乃至弥久弥新,新旧印象叠加起来,远远望去更加神情飘然,别具独特的吸引力,至于真相如何,大家是不甚注意的。

 

这时候,被公众按自己的意愿所改造过的名人们已经成为一种公众需要的存在,早已不是他们自己,他们一生的奋斗、追求、苦难、欣幸此时已变得毫无意义。想起当年他们曾那么认真地跟生活较劲,面对如此结果,真令人有说不出的悲哀。 


陈子庄先生过世不久,因了各种原因,几乎一夜之间名满天下,不但他的艺术创造得到极高的赞誉,其生平行事也因好事者们的口耳相传,一时间成了中国画坛内外的热门话题。


不少见过或没有见过陈子庄的人也出来谬托知己,大讲不知来源的石壶逸事,把个好端端的艺术家陈子庄说成一个济公和尚似的人物:长年穿一件无袖的破棉袄,随时被美妙的川酒灌得醉醺醺,且拿起毛笔胡涂乱抹随手一挥就成一幅好画,然后又把画随便送人。


1.jpg

陈子庄作品《村渡》


其实,陈子庄是一个认真的人,不但生活上认真,艺术上甚至认真到了考究的地步。


他的经历曲折,个性复杂,但这些都不妨碍他在六十、七十年代那样困窘的年月里,始终都保持着依现在的标准看也是十分整洁的日常生活,更难以令人想象的是,他居然能在文化大革命举世狂热的社会氛围之中,始终都独自坚持着真正的艺术探索与创造。


陈子庄的真正经历比传说更富于传奇性,我相信,对他的生平和艺术创造的了解不但可以帮助我们欣赏他的绘画作品,更能使我们对现代中国艺术家的生存状态和艺术指向增加同情和理解。


陈子庄1913年生于四川荣昌县,父亲陈增海农忙时务农,农闲时到邻县永川瓷碗厂画瓷碗,也为荣昌县盛产的纸折扇画上几笔,扇商因此可以多卖钱。

 

陈子庄晚年回忆说,当年他帮着父亲画折扇,先将十来把折扇展开,一把挨一把放在桌上,用笔蘸了红颜色往上洒,再洒几点绿色,然后画上枝干,略加点缀,十几把桃花扇就画成了。


现在看来,这种成批生产的画扇法真是“现代”得很,与纽约画派波洛克的滴彩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2.jpg

陈子庄作品《彭山稿》


七十年代初我曾见到陈子庄用这种方法画大幅紫藤,可惜那幅作品他认为不成功而毁掉了,但从这件事可知陈子庄晚年尚不能忘情于儿时所学得的民间绘画方法,则他作品中所充溢的勃勃生机,很大程度上也许正是来自民间画家们所创造的鲜活生动的绘画样式的启示。


陈子庄六岁时在本乡陈氏祠堂中发蒙读书,十一岁时因家庭经济陷入困境,遂为当地寺庙庆云寺放牛,只吃饭,不要工钱。这庙是一座武僧庙,陈子庄也就随和尚习武,三年之后练得一身武功,尤精技击之术,十四岁时就在荣昌县以教授拳术为生了。


这时的陈子庄已长得形貌壮伟,而且武功高强,膂力过人,加之他生性豪爽,又喜欢结交江湖上走动的豪杰之士,因之在荣昌、永川一带颇负豪侠之名。


十六岁时,陈子庄自认出外闯天下的条件已具备,乃孤身一人,西去四川省会成都,拜在当时成都武术界最具声望的武术名家马宝门下习武。


也许是陈子庄血液里天生蕴藏着的文化因子终有一天会被唤醒,也许是成都这个历史悠久的文献之邦对青年人的陶淬感染,总之,从现有的资料来看,陈子庄最初结交文化界人士,并有意识地从事文化方面的学习,是从他离开家乡到成都以后才开始的。


3.png

陈子庄作品《迎春》


从十六岁到二十三岁的几年间,陈子庄都在成都及附近郊县活动,这一段时间所接触的人和事,对陈子庄后来成为一个艺术家发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陈子庄在成都期间,先后从学者陈步鸾、肖仲纶先生读书,又从南社社员蔡哲夫、谈月色夫妇学习书法篆刻,因为仰慕杨沧白(庶堪)先生为人,这一时期他的书法风格也步趋杨先生。

 

1932年,陈子庄十九岁,这年秋天,黄宾虹来四川游历,在成都期间借寓李天明“一庐”,与老友蔡哲夫、谈月色及成都名宿林山腴、画家沈渻庵等人往来。

 

陈子庄因蔡、谈二先生的关系,得以观看黄宾虹作画,这是陈子庄第一次有机会亲见中国近代绘画史上大师级人物绘画创作的实际操作情况,对他的启示必然很多,也为他中年以后从黄宾虹山水画法中悟出自己独特的山水画风格种下了前因。


1936年对于二十三岁的陈子庄说来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年头。这一年成都职业画商开始卖出陈子庄的绘画作品,也是在这一年,陈子庄以青年画家的身份,与四川军阀王缵绪结为至交。


5.png 

陈子庄作品《武阳江》


经王缵绪多次邀请,齐白石终于在1936年的4月从遥远的北京来到成都,住在文庙后街王氏私邸“治园”中,与成都文人、画家往还密切。陈子庄因与王氏的关系,得以观齐白石作画并当面请益。

 

齐白石富于创造性的艺术表现能力给陈子庄以巨大的震撼,他一生将要经历的艺术道路的大致方向,其实在这并不很长的与齐白石的接触中就已经决定了。

 

三、四十年代四川绘画风气相当保守,一些画家仅仅是追摹海派绘画风格就被目为新派人物,齐白石大笔挥洒浓墨重色的风格令不少画家瞠目结舌,毁誉均不能赞一辞。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陈子庄虽然受到齐白石艺术思想的巨大影响,但当时并没有立即产生反映,直到差不多二十年后,这种影响才从他的作品中流露出来,可知艺术给人的感动愈深刻,影响就愈久远。


QQ截图20170727162858.png

陈子庄作品《蜀山册》


陈子庄晚年曾讲起他初见齐白石刻印时大吃一惊的情形。他说,只见齐白石一手执刀一手握石,先痛快利落地将印面所有横划刻完,再转侧印石,用刀方向不变,将所有竖划刻完,然后在笔划转折处略加修整,只闻耳畔刀声砉砉,顷刻之间印已刻成。

 

陈子庄吃惊之余失声说:这办法好。齐白石答:方法要简单,效果要最好。直到晚年,陈子庄还常常说自己一生从事艺术受这两句话启发最大。

 

但陈子庄这时候兴趣所在并不仅仅是艺术。正如当年大多数年青人一样,二十岁出头的陈子庄对政治抱有巨大的热情,且又能接触到四川军政界上层人物,因此心思并没有全放在艺术上。

 

1936年到1939年,陈子庄以王缵绪幕僚的身份活动,1938年,王任四川省主席,陈子庄已经接触到四川省的最高权力了。

 

这时抗日战争已全面爆发,中央政府迁往战时陪都重庆,陈子庄也随王缵绪往重庆活动。在重庆,陈子庄结识的文化人有学者杨子浦、画家晏济元等,又与张澜先生特别投契,来往密切。


1939年秋,蒋介石密令王缵绪谋杀张澜、何九渊,陈子庄因与王氏往来,以偶然机会预知消息,急告张澜离渝得免。追究谋杀失败的原因,陈子庄有推脱不掉的嫌疑,但因王氏竭力担保,陈子庄暂时还安全。


6.jpg

陈子庄作品《蜀山册》


但陈子庄自己并不知道这些,他为了避祸,秋冬之际乘木船沿长江东下,打算出川去参加抗日游击队。这一去无异于自承其过,船刚到万县,便被守候于此的国民党宪兵十二团捕获,押送重庆军法执行总监部,关入土桥场申家沟监狱。

 

申家沟监狱是国民党关押重罪犯的监狱,很少有人能活着出去。王缵绪这时已明白是陈子庄泄密,但他在人前仍竭力为其辩解,这一案就此拖延下来,陈子庄在狱中转眼就是两年。

 

这期间社会上已风传陈子庄私放张澜的事,都认为这是了不起的义举。1941年春天,国民党元老石青阳之子、青红帮要人石孝先闻陈子庄豪侠之名,设法营救出狱,以重金结交。

 

陈子庄出狱后即回老家荣昌县,此后两年都在老家活动。1943年,陈子庄三十岁,在荣昌建成私宅“兰园”,娶本县富绅张绍卿次女张开银为妻,作定居之想。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在那个多事的年代,安静的乡居生活不是陈子庄这种性格的人所能消受的。


7.jpg

陈子庄作品《青衣江渡口》


就在这一年,陈子庄在重庆因杨子浦的介绍认识了章伯钧,随即就加入农工民主党,稍后又参加民主大同盟,与章伯钧、张澜关系密切,此后数年都在重庆周旋,1945年日本投降后,陈子庄更随张澜参加国、共两党的和谈活动,对政治极有兴趣的青年陈子庄,这时候已经接近中国政治旋涡的中心了。

 

王缵绪一直对张澜事件耿耿于怀,认为陈子庄在这件事上险些弄得自己下不了台。陈子庄出获后,王借一次见面机会当面质问他为何因一个朋友出卖另一个朋友。

 

陈子庄回答说:你们二位都是我的朋友,你要杀张澜,我既然知道了自然要救他。如果张澜要杀你,我知道了也会救你。王听后大为感动,认为陈子庄真够朋友,二人和好如初。


1947年王缵绪任重庆卫戍总司令,陈子庄曾在他的部下任职,但实际上,这时陈子庄已与中共地下党关系密切,后因事被重庆警备司令部通缉,遂回到荣昌,在地下党领导下组织武装,搞军运工作。


8.jpg

陈子庄作品《蜀山册》


1949年,时局陡变,8月,陈子庄受中共华中局指派去成都,协助王缵绪高级参谋郭曙南做策动王起义的工作,以期达和平解放成都的目的。

 

这时候,国、共两党中原逐鹿的大局已定,蒋介石打算在成都一带作最后的抵抗。12月,刘文辉、邓锡候、潘文华宣布起义,蒋最后的希望破灭,乃由成都飞往台湾。12月13日,“西南第一路游击总司令”、“成都治安保卫总司令”王缵绪宣布起义,成都和平解放。


陈子庄在1950年1月解放军进城后即到十八兵团联络部报到,作策动王缵绪起义的工作总结。同年秋到重庆西南军政大学高级研究班学习直到1952年底,然后赴合川县参加土改。


1953年6月转重庆三山水泥厂当技工,1954年退出农工民主党,6月由重庆第一区人民政府转业委员会调至建新化工社任技术员,8月,化工社停工,陈子庄失业。

 

1954年是陈子庄生活的最低谷时期,这一年他四十一岁,已经步入中年,在政治上由最初的热情变为失望,更进而主动疏离。从青少年时代开始努力挣得的丰裕生活已一去不返,孩子一个接一个出世,家庭负担日重一日。

 

由政治上的失望导致的人生价值取向的迷失带来的巨大精神苦闷无法排解,社会各方面的压力也渐渐聚集起来,走投无路的陈子庄这时甚至想到过自杀。

 

老朋友王缵绪已在四川省政府任要职,经过一番幕后操作,由重庆市委统战部推荐,陈子庄调入四川省人民委员会文史研究馆任研究员。四川省文史馆设在成都,1955年陈子庄全家遂由重庆迁往成都。

    

绚烂之极复归平淡。


10.jpg

  陈子庄作品《山水》扇面


从此,陈子庄才将他对生活的全部热情都投入到绘画创作中来,这一年陈子庄四十二岁。此后二十年,他一直生活在成都,生活平淡而安静,五十、六十年代不断的政治运动也很少波及到他。


但是,在这种表面的平静之下,在他的内心,向着艺术创造却进行着更加波澜壮阔的奋斗,更加艰苦卓绝的努力。

 

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一点,不仅是因为他后来在绘画上取得的巨大成就,还得益于文化大革命中有人揭发他说,陈子庄初到成都时,谈话间便流露出要在中国画坛一掀波澜的野心。

 

每念及此,我都要为陈子庄在五十年代初期主动疏离政治主流,并进而选择了一条从事艺术创造的寂寞之道感到庆幸,否则,现代中国画坛将缺少一位杰出的独具个性的艺术家,现代中国官场不过多一位微不足道的平庸小官僚而已。


齐白石肯定没有想到,他二十年前那次短暂的成都之行,最重要的结果就是催动了陈子庄内心艺术种子的萌发,而现在这颗种子要准备长成大树了。


陈子庄定居成都后潜心研究大写意花鸟画,以齐白石画风为突破口。


他在齐氏沉雄豪健的笔法之外,参以变化多端的书法用笔,又在齐氏墨、色分离的技法之外,更参用吴昌硕墨、色融汇的技法。因此,陈子庄最初学齐氏风格,即较齐氏更显灵动飘逸。


9.jpg

 陈子庄作品《山水》扇面


陈子庄深知传统绘画造型模式陈陈相因的恶果,他放弃了大多数中国家以前人废铜烂铁回炉重铸的办法,下大功夫入山采矿,直接到生活中去感受,提炼自己的花鸟画艺术造型语言。


自从他潜心研究绘画以来,数十年间速写本不离手,几乎是走到哪里画到哪里,观察、体验、记录与创造都融汇在那枝不停挥写的速写笔下,他花鸟画中那些与众不同独具个性的艺术造型,就这样一点一滴地在他艰苦卓绝的努力之下慢慢地积累起来。


四十年代在重庆,陈子庄与叶浅予有过交往,他曾震惊于叶氏速写的神奇,那种对于物象的高度概括能力,对于物象体感、质感、量感的简练的艺术表达,都曾深深地打动过他。


但陈子庄拣起叶氏的速写,目的却并不在速写,他的目标很清楚,他不过是用速写这种工具在为自己的中国画创作准备材料。


后来不少学西画出身的画家见到陈子庄的速写稿都叹服不己,甚至认为他对于物象准确凝练的把握,对于线条质量的控制、艺术造型的丰富与生动、生活气息的浓郁和观察的细密,都远在那些专业从事速写创作的人们之上。


陈子庄绘画的个人面貌迅速形成。


QQ截图20170727163149.png

陈子庄作品《桃花》


1959年,开始以“南原”笔名在成都报刊上发表作品,1961年,四川省文化局美工室在成都人民公园举办包括陈子庄在内的成都五位画家作品联展。1962年,陈子庄赴剑阁写生返回后在四川省文化局美工室举办“剑阁写生画展”。


至此,陈子庄在四川绘画界的声望已经确立。1963年,陈子庄当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四川省委员会委员。这一年,陈子庄五十岁。回首前尘梦影,陈子庄作《五十自寿诗》二首:

      

         行年五十不知非,喜听游扬怕听诽。

       日食三餐发尽白,终成脑满并肠肥。

  

       行年五十应知非,万事粗疏难见微。

       瞎我一双黄狗眼,至今能不思依依。


没有人能够知道,五十岁的陈子庄究竟在想些什么。

 

(未完待续)

13.png


走近陈子庄(二) —— 一个天才画家的生活与创造  链接http://mp.weixin.qq.com/s/RRmhbwJjNTtISSitB1peEQ

走近陈子庄(三) —— 一个天才画家的生活与创造 链接http://mp.weixin.qq.com/s/vKRHC4Du64m-D_cgc9ezKQ